所在位置:首頁 > 清風故事匯

“拆”掉的舊觀念

發布日期:2019-09-03信息來源:宿城區紀委區監委字號:[ ]

“家里的老宅子要拆了,真愁人啊!”父親拿著老宅拆遷通知書,一臉愁容的進了家門。

 “有啥可愁的,拆就拆唄。老家房子都破舊成那樣了,有兩間房已經不能住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啊,沒啥可愁的!”母親在一旁安慰道。

“我就是擔心這個問題,我們那房子那么老了,也沒多大面積。到時候拆完了,都不一定夠買安置房的,肯定要找找關系給多算一點面積,再從裝修上找補點,興許能多爭取點拆遷款。我以前可聽人說了,拆遷這里面水可深了!”父親跟母親聊起拆遷的話題,停不下來。

正在臥室看書的我聽到外面父母的討論感覺又好氣又好笑。作為一名紀檢監察干部,沒想到我的父母竟還有這樣“過氣”的想法。

“兒子,你還有同學或者朋友在拆遷辦啊?”沒想到父親托關系找門路第一個想到的是我,這更讓我覺得啼笑皆非。

“爸,你也是老黨員啦,咋還有這個想法,現在拆遷都是公平、公正、公開的,按照面積和各家的實際情況來計算拆遷賠償款,不能多算,也不會少給。我們紀委還會全程進行監督,您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

“家里的房子不是比較舊嘛,而且當時蓋的房子面積小,就院子大,拆遷款肯定沒多少。我不是就想多爭取點嘛,你問問看有沒有認識的朋友在那邊,估計也就一句話的事。”

“爸,您是不是忘了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吧?您怎么能有這樣的想法呢。和您說吧,現在這種高壓態勢下,沒人會幫你走后門的,咱們該賠多少就多少!”

“算了吧,就當我沒說!”說完,父親板著臉扭頭就回房間了,留下一臉尷尬又無奈的我。

過了幾天,該是拆遷辦測量面積計算拆遷款的日子了。我剛下班回家,就看到父母正在拿著老家安置房的效果圖研究呢,我也留意到桌角散落的幾包中華香煙。

“爸,今天還順利吧?拆遷辦的工作人員測量得怎么樣,有沒有給您少算面積?”我半開玩笑地問道。

“你小子別取笑我,但是還真別說,他們測量得還挺仔細的。上午一大早就來我們老宅子門口等著,態度挺好的。四五個人頂著大太陽,算得可仔細了,而且對照標準一條一條的計算,有條不紊的。”爸爸顯然對今天的測量結果很是滿意。

“那您這煙是什么情況啊?”我指了指桌角的香煙。

“唉,今天丟人了,沒送出去。我今天還想著給拆遷辦的人送兩包煙,想讓他跟我透透底的,哪知道誰都沖我擺手,還耐心地跟我介紹這次拆遷的意義,安置房的選擇,拆遷款的計算方法。現在干部作風還真的不一樣了,兒子,你爸這老觀念是得改改了!”

父親是個忠厚樸實的人,他雖無法形象生動的表達出他的真實感受,可處在反腐第一線的我卻知道從他口中說出的那句簡單的“不一樣”是多么不簡單。

“兒子,這次拆的不僅是老房子,還有我的舊觀念啊!”父親的感慨久久印刻在我的腦海里,全面從嚴治黨的今天,正在沖刷著很多人的“舊”觀念和“過氣”的想法。(陳鵬舟)



快3分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