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頁 > 清風故事匯

江蘇省南通創新區管理辦公室黨委委員、紀委書記嚴建林——

事關群眾利益 困難再大也要上

發布日期:2019-08-19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 ]

在江蘇省南通市紀檢監察系統,“嚴建林”是個響當當的名字。自2008年9月從檢察機關調入紀檢監察戰線,嚴建林歷任崇川區紀委監察局派駐第七紀檢監察室、第八紀檢監察室主任,崇川區紀委常委、區紀委副書記,南通市委第四巡察組副組長,南通創新區管理辦公室黨委委員、紀委書記。11年間,他參與和主辦案件200余件,受理信訪舉報件1000余件,多次被中央紀委、江蘇省紀委抽調參與審查調查工作,先后獲評“江蘇省十佳杰出青年衛士”“江蘇省紀檢監察系統先進工作者”等榮譽稱號。

每當遇到問題和困難,他都沖在前面

“敢擔當、敢負責,不做忙忙碌碌裝樣子、疲疲沓沓混日子的‘太平官’。”這是嚴建林在工作中一直秉持的信條。

說起嚴建林干工作的勁頭,崇川區紀委監委第四紀檢監察室主任賈丹豎起大拇指:“每當遇到問題和困難,他總是沖在前面,帶頭扛事。”

賈丹回憶,一次,嚴建林帶領辦案人員到某建筑公司核查案件相關證據,一打開倉庫的大門,大家都愣住了——嗆人的灰塵撲面而來,各類憑證材料堆積如山,令人無從下手。

面對這一場景,嚴建林二話不說,擼起袖子就鉆進了文件堆里。一整天過去,他終于找到了關鍵證據,弄清了案件涉及的房屋所有權問題。那一刻,嚴建林滿是土灰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以身作則、敢于擔當,讓嚴建林贏得了大家的敬佩。崇川區原區監察局副局長蔣溢說:“擔任區紀委副書記后,嚴建林本不用再駐點辦案,但為了更全面掌握案情,他仍然堅持在一線駐點,經常一待就是好幾個月。憑借著他豐富的辦案經驗,不少疑難案件在短期內便可以取得突破性的進展。”

區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副主任徐天翔說:“嚴書記性格非常溫和,但是辦起案來卻有一股不解決問題誓不罷休的勁頭。”2015年3月,在核實某街道村鎮建設辦工作人員涉嫌濫用職權等問題時,被調查人葛某堅稱自己沒有問題,反復推翻自己的供述,令調查工作陷入僵局,停滯不前,一些審查調查人員一度感到氣餒。

“遇到困難可不能繞著走。”嚴建林一邊鼓勵大家,一邊反復研究談話細節。吃飯時,他一邊吃一邊還在看相關材料,滿腦子都是如何找尋案件突破口;夜深了,他還在不斷回看監控,認真分析談話內容。

功夫不負有心人。嚴建林終于發現了問題線索。他主動加入談話組,對葛某講政策、擺事實,徹底消除了葛某的疑慮,最終,葛某主動交代了相關問題。

工作中,他總是想著群眾的難處

在嚴建林的辦公室里,懸掛著一面寫著“情系百姓、為民解憂”的錦旗。這是城南村村民送給他的。

幾年前,嚴建林還在崇川區紀委工作時,接到城南村村民的舉報,反映某實業有限公司勾結該村原負責人,以不法手段騙取了原屬村集體資產的一幢房屋。然而,這一事件已過去15年之久,案件涉及的一些書證更是要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辦理此案的難度之大可想而知。

“事關群眾切身利益,困難再大也要上!”專案組成立后,嚴建林率隊仔細摸排情況,通過一份簽訂于1997年的虛假協議,終于查清了城南村原黨支部書記錢某、原村委會主任張某濫用職權,致使城南村集體資產遭受重大損失的事實。

案件辦理結束后,嚴建林聽說村民想通過法律途徑要回房屋產權,他利用業余時間為村民們講解相關法律知識。最終,村民們通過合法途徑拿回了房屋產權。

到南通市委巡察組工作以后,嚴建林先后參加了對市建設局、市人社局等6家單位的兩輪巡察和對7家單位的巡察“回頭看”工作。在巡察中,每當遇到醫療衛生領域的問題,他總是特別關注。“醫療衛生涉及千家萬戶,事關民生福祉,對于醫療衛生行業的腐敗,必須加大查處力度,絕不能姑息。”

2017年底,在對市第二人民醫院巡察時,嚴建林多次開展實地走訪,座談訪談近百人,翻閱文件資料上千份,并將發現的問題線索及時移交市紀委監委。在此基礎上,市紀委監委進一步調查核實,最終查明該院一名副院長在醫藥產品招投標采購活動中利用職務便利謀取利益的問題。此后,通過巡察反饋和“回頭看”,全市醫療衛生系統加強問題整改,深入排查廉政風險,堵塞制度漏洞,醫患關系得到了極大改善。

“在工作中,嚴建林總想著群眾的難處。他經常主動下訪,了解群眾的難點痛點,為群眾排憂解難。”與嚴建林共事多年的崇川區監委委員韓江說。

他定下規矩,帶著禮品來的一律不許進門

“你們要明事理、識大體,無論走到哪里,始終都要做到公平正義、大公無私。”父母的叮囑,嚴建林始終銘記在心,并在工作中時刻提醒自己。

一個炎熱的夏日,嚴建林帶領工作人員到被調查人劉某家中調查,卻意外地遇到了自己的舅媽,心中疑竇頓生:“舅媽怎么會在這兒,她和劉某是什么關系?”

一見到嚴建林,舅媽便一把拉住他的手,懇求他“通融通融”。原來,舅媽竟是劉某的親姐姐。

“舅媽,紀法面前哪能講私情呢?如果他主動交代問題,組織上一定會寬大處理,但如果我手下留情,反而是害了他啊。”面對親情攻勢,嚴建林沒有讓步。在他耐心細致的勸導下,舅媽終于勸說弟弟交出贓款。此后,為保證該案的公正處理,嚴建林主動提出回避。

近年來,隨著職務的提升,嚴建林遇到許多誘惑:有人千方百計打聽他的住址,上門送來現金、購物卡、貴重禮品,試圖為涉嫌違紀違法人員說情打招呼。

2015年,嚴建林的女兒考入大學,一些與他素無往來的人帶著筆記本電腦、高檔相機等禮品找上門來。嚴建林黑著臉,將送禮者一概拒之門外。嚴建林的妻子說:“建林定下規矩,帶著禮品來的全都不許進門。他還說,我要是收了,就是在害他。”

一年春節,某私企老板出現在嚴建林家樓下,手里提著一個沉甸甸的袋子:“嚴書記,這是10萬元現金,聽說最近你們在調查……”沒等他說完,嚴建林直接打斷了他的話:“無論你送來多少禮品禮金,我都會直接上交組織,你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這個月初,嚴建林剛剛過完自己49歲的生日。年近半百的他,鬢間已隱染微霜。問及他的生日愿望,嚴建林笑笑說:“把工作做好就是我最大的愿望。”(張薇薇)



快3分分彩平台